人類學家尼可拉斯・湯瑪斯(Nicholas Thomas)說若真買下或許該考慮借展大溪地。

由18世紀英國肖像畫家約書亞·雷諾茲(Joshua Reynolds)所畫的玻里尼西亞人《奧邁肖像》(1776),究竟應該放在哪裏,引起了好一段時間的討論。

約書亞·雷諾茲(Joshua Reynolds)所畫的《奧邁肖像》(1776)

瑪伊(Mai)在英國又被稱為奧邁(Omai),是第一位到英國的玻里尼西亞人,瑪伊在庫克船長第二次航行跟上另一艘船(冒險號)的回程,1774年7月抵達倫敦。這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瑪伊旋即受到英國上流社會的歡迎。

瑪伊抵達英國後由博物學家班克斯( Joseph Banks)接待,住在班克斯的倫敦寓所一段時間。班克斯曾參與庫克第一次太平洋航行,同時也是該次航行的重要金主。後來班克斯接任英國皇家學家會長長達41年。

瑪伊經由班克斯安排學習英國社交方式,並與皇家學會成員用餐,並到劍橋與一群英國重要學者見面,也到邱晉見了皇室。還參加了上議院開議典禮,並拜會當時國王喬治三世。(2019:164)瑪伊可謂擠身英國上流社會的社交名人的玻里尼西亞史上第一人,雖然僅為期兩年。

畫過瑪伊的英國畫家五位,一字排開幾乎都英國皇家院士等級的畫家,有參與庫克第二次太平洋航行的院士威廉·霍奇斯(William Hodges)、參與第三次庫克太平洋航行的院士約翰·韋伯(John Webber)、皇家藝術研究院的創始成員之一,後來從政的納撒尼爾·丹斯(Nathaniel Dance)(畫下流傳最廣的庫克肖像,該畫作是受班克斯之託所畫),以及畫下著名的《奧邁(瑪伊)、喬瑟夫・班克斯爵士及丹尼爾・索蘭德》的院士威廉·帕里(William Parry),以及當時的皇家藝術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院長約書亞·雷諾茲(Joshua Reynolds)。雷諾茲是18世紀英國肖像畫家翹楚,擔任英國皇家藝術學院( RA )院長直至過世。

2018年逢庫克第一次太平洋航行250週年,也就是英國皇家藝術學院( RA )端出了「大洋洲」大展。策展的人類學家尼可拉斯・湯瑪斯認為庫克船長與太平洋世界相遇,雙方的世界皆因此改變。就像當代西方思想中,很難想像沒有「禁忌」這個範疇,缺了「紋身」的時尚界與流行文化可能洞就跟太平洋一樣大。庫克的航行刺激了科學家、作家和藝術家。陪同庫克的皇家院士威廉·霍奇斯和約翰·韋伯將歐洲繪畫帶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玻里尼西亞島民則熱衷於抓住庫克來訪的機會,進一步遠航。他們和船一起去參觀大洋的其他地方或參觀歐洲。傷心的是,有望成為約瑟夫班克斯在英格蘭的客人的祭司、航海家和藝術家圖帕伊亞在巴達維亞因病而去世。瑪伊則確實抵達了英國並造成了社會轟動,在 1776 年 8 月,庫克將他遣返回玻利尼西亞。(註一)

湯瑪斯認為,雷諾茲強調宏大的處理方式也是所有瑪伊肖像中最模棱兩可的,瑪伊站在一株熱帶植物前,身體被像長袍一樣的織物包裹著。他必然經過古典化處理,或可看成一位東方王子。在雷諾茲的畫中,瑪伊的民族性明確的被突顯出來。瑪伊的右手掌心向上,露出手腕內側的精細紋身,而左手則露出手背和手指上的紋身。這個滿是異國情調的男人,既是一個堅定沉著的人物,同時又是一個經過裝飾的,因此或許有點女性化的人物。湯瑪斯認為雷諾茲的非凡的繪畫正是捕捉到了這種不確定性。(同上)

曾任泰特美術館館長的藝術史專家斯蒂芬·杜查爾(Stephen Deuchar)曾表示「雷諾茲的 《奧邁》是英國藝術史上最偉大的肖像畫之一。 它標誌著 18 世紀肖像畫風格發展的關鍵時刻,也見證了帝國、探索和剝削的故事。」。(註二)

泰特美術館一直以來想購入該畫,2000年初傳交易價為550萬磅但不知何故拍賣並未進行。2001 年在蘇富比拍賣會,《奧邁》被愛爾蘭賽馬大亨約翰·馬格尼爾(John Magnier)以1050萬英鎊買下了這幅畫。眼見英國看來留不住該畫,2003 年引起大衛·阿滕伯勒爵士( Sir David Attenborough)帶頭發起運動,要為國家拯救該畫。雖當時泰特快速籌集了1250萬英鎊,馬格尼爾拒絕出售給泰特。(同上)

去年 3 月,英國藝術部長將《奧邁》的出口許可證延期到7月10日。隨後日期悄悄地延長至 2023年3月。傳英國國家肖像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有意購入,價格為5000萬英鎊。英國國家肖像館的一位發言人告訴《藝術新聞》:「約書亞·雷諾茲爵士的《奧邁》是英國最偉大的肖像畫之一,具有獨特的國家和跨國的以及文化上的重要意義。為讓英國機構有機會獲得這幅對國家來說獨一無二的重要畫作,確保它在所屬的地方永久地公開展示,國家肖像館戮力以赴相挺。第二次延期將讓我們有機會尋求一些籌款管道,並讓潛在的支持者有機會站出來幫助阻止這項英國文化的關鍵作品離開。」(註三)

據《藝術新聞》報導,如果此次購買成功,這個價格將媲美英國博物館有史以來購買的最昂貴的作品——提香的《戴安娜與阿克泰翁》(1556-59年)。提香該作於2009 年被倫敦國家美術館和蘇格蘭國家美術館聯合收購。

報導也指出,如果雷諾茲的肖像作品被成功收購,它將加入對奧邁的另一個重要描繪。威廉·帕里的《奧邁(瑪伊)、喬瑟夫・班克斯爵士及丹尼爾・索蘭德》 (1775-76) 。這幅作品在2003年由英國國家肖像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加的夫國家博物館(Amgueddfa Cymru-Museum Wales)和庫克船長紀念博物館,以95萬英鎊的價格聯合買下。

威廉·帕里的《奧邁(瑪伊)、喬瑟夫・班克斯爵士及丹尼爾・索蘭德》 (1775-76)

帕里畫作的聯合收購的成功表明,英國國家肖像館仍有機會與雷諾茲的另一個博物館結盟。NPG的主管尼古拉斯·庫里南(Nicholas Cullinan)願意努力合作為國家拯救奧邁。(同上)

湯瑪斯則表示《奧邁肖像》是一部具有啟發性的里程碑式作品,在英國絕對應該被公家收藏,用於永久展示,包括在帝國和跨文化相遇等主題的展覽,或供當代藝術家再活化。離開英國的臨時出口限制將於明年結束。如果這幅畫被國家肖像畫廊以五千萬英鎊的價格收購,那麼它可以在適當的時候借回給激發它靈感的地方。剛好大溪地暨群島博物館正在為重新開展進入最後階段的準備。(同註一)

雷諾茲或以景觀殿的阿波羅奪胎換骨的奧邁,或說高貴的野蠻人,是這個時代的濾鏡下的效果,18世紀大英帝國知識圈的同溫層或說濾鏡,就這樣被封存在奧邁的肖像裡,《奧邁肖像》成了英國歷史文化藝術的關鍵作品,拯救奧邁目前英國得奮力一搏。

而奧邁的故鄉大溪地的博物館將於2022年重新開展(註四),或許文物返還/回歸浪潮不息,大溪地暨群島博物館(Musée de Tahiti et des îles)目前取得了劍橋考古學和人類學博物館 (MAA)應允將借出庫克的一次航行或傳教士喬治·班納特 (Georges Bennet) 收集的六件物件。長期合作的法國凱布朗利一賈克・席哈克博物館去年辦展告別大溪地首任國王所帶的腰帶「maro ‘ura」,將此物件展覽後回歸大溪地。「maro ‘ura」這件大溪地紅色的酋長腰帶的碎片,是物質形式的酋長族譜,隨著政權遞嬗會被加長羽毛的腰帶, 2015年確認腰帶已將1767 年英國第一艘登上大溪地的海豚號所插三角旗也整編入帶。(註五)這樣說來,玻里尼西亞顯然很早就處理與西方的相遇的歷史了。而此次大英博物館更慷慨借出多件稀有而重要展品,如送葬者的服裝(沒錯,就圖帕伊亞畫的那一件),還有連複本都氣場強大到亨利摩爾不知該放那裏雕像A’a本尊,也將回到大溪地。玻里尼西亞的珍稀物件,將齊聚大溪地。如果奧邁也趕上了,故事或許又更美好一點!?

———————————————————————–

那麼奧邁/瑪伊後來怎麼了?

然後他就死了,在回去兩年半後。

像圖帕伊亞一樣,瑪伊也因波拉波拉人入侵賴阿提亞島( Ra’iatea) 而流離失所。不過年長一輩的圖帕亞社會位階高,還是位偉大的祭司及航海家。在戰爭中失去了父親的瑪伊,成為少年後,遠遊英國希望獲得支援,從波拉波拉人手中奪回家鄉賴阿提亞島。這是瑪伊屢次不斷地表明到英國的動機。至於英國庫克這邊,戴上了瑪伊,可能是圖帕依亞未能成功抵達英國,庫克並未忘記第一次航行時,博物學家班克斯心心念念想要研究所謂的「自然狀態」的人。(註六)

1776年7月,庫克進行第三次的太平洋航行, 送瑪伊回大溪地只是個幌子,好瞞過歐洲各強權,實際任務則是測繪北太平洋海岸及搜尋北太平洋到大西洋的航道,為帝國拓展商業用途。(2019:167-168)

「1776 年中期,瑪伊發現自己登上了庫克的第三次太平洋航行,班克斯和海軍部承諾將他帶回家並為他提供英國商品以幫助他實現目標。…當探險隊接近大溪地群島時,開始懷疑庫克的誠意。他看到庫克放棄了許諾給他的大部分牲畜,並看著他與各種長老舉行了長時間的會議。瑪伊意識到庫克打算把他扔到另一個島上,而不是履行海軍部的承諾,讓他登上賴阿提亞島。瑪伊徹底崩潰了。」(同註六)

馬伊的返鄉不如英國人預料地受到當地關注,即使他與庫克全身甲冑,配槍的騎在馬上,當地人似乎也興緻不高。彼時賴阿提亞島還在波拉波拉人控制下。庫克幾經磋商,最後庫克決定將瑪伊安置在胡阿希內島,為他談妥土地,搭建了房子,闢了菜園,安排好了牲畜及贈送了馬匹,並把倫敦買來的消費品及珍奇物品搬進屋子。但這些珍奇道具用處不大,畢竟「烤豬肉比水煮豬肉好吃多了,大芭蕉葉作的盤子跟白蠟作的盤子一樣好用,椰子殼作的杯子跟革製的杯子沒什麼不同。」庫克也寫道,「想到我們一離開,他馬上失去得到的一切」。為此他說: 「我公開表明,跟過去一樣,隔一段時間我會再回到這座島,屆時如果發現瑪伊生活有什麼改變,我會向他的敵人報復。」(2019:188-189)據庫克日誌記載,他們留給他了步槍、刺刀、散彈槍、兩支手槍,還有兩三把劍。(2018:315)

但,在庫克離去的30個月後,1789年身負移植麵包果樹重任的邦提號抵達大溪地時,船長威廉布萊(曾參與庫克第三次航行,送瑪伊返鄉)發現,瑪伊去世了,所有的動物不見了,只剩一匹母馬,房子被拆,建材被偷,手槍則在賴阿提亞島…。 (2019:189)

引用資料:

2018年  庫克船長三下太平洋 作者:詹姆士・庫克 翻譯:李汐 出版社:重慶出版社

2019年  庫克船長與太平洋:第一位測繪太平洋的航海家 作者:威廉・弗萊姆 、蘿拉・沃克 譯者:黃煜文 出版者:左岸文化

註一:

https://www.theartnewspaper.com/2022/09/01/if-the-national-portrait-gallery-buys-the-50m-portrait-of-omai-it-would-be-wonderful-to-loan-it-to-tahiti-for-a-period

註二: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8/feb/25/joshua-reynolds-portrait-omai-tate-john-magnier-amsterdam–row

註三:

https://www.theartnewspaper.com/2022/08/31/the-greatest-portrait-by-one-of-the-finest-british-portraitists-londons-national-portrait-gallery-aims-to-raise-50m-to-buy-reynoldss-omai

註四:

https://www.tahiti-infos.com/%E2%80%8BDes-prets-d-oeuvres-emblematiques-polynesiennes-au-Musee-de-Tahiti-et-des-iles_a203601.html

註五

https://www.theartnewspaper.com/2019/12/05/quai-branly-to-send-fragment-of-feather-belt-worn-by-first-king-of-tahiti-back-to-polynesia

註六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stories-of-tupaia-and-omai-and-their-vital-role-as-captain-cooks-unsung-shipmates-12667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