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島報新聞

Words Before Dying-a Micronesian Oral History, from Hawaii(死前之語-從夏威夷出版的密克羅尼西亞口述歷史)

今年74歲的楚克(Chuuk)人Sisan Suda(生於1939年)現居夏威夷的Honolulu(檀香山),不久前自費出版了一本書My Oral History of Micronesia。為了替新書做宣傳,他連絡上之前採訪過他的Civil Beat記者,在採訪中娓娓道來他的故事。Suda向記者坦承自己來日不多,希望透過自己與這本書來談西方殖民勢力帶來的unpleasant things(令人不開心的事情),並且試著做出批判和思考。

Read more →

從一則日本人所寫的二次大戰沉船報導講起…Let’s Chew Chew Chuuk讓我們把這座島吃掉吧!

Let’s Chew Chew Chuuk

讓我們把這座島吃掉吧! 

〈島嶼的建立〉

Jorge de Lima

沒有人發現這座島嶼

因為我們都熟知此島。

甚至在我們眼裡

它的地理位置相當明晰。

 

在海的彼端

某個島嶼將被發現

即使沒有海,沒有盡頭,

即使沒有陸地,沒有我。

 

即使沒有船隻,沒有航線,

即使沒有海浪,沒有沙灘,

總有一杯海水

等帶某人去揚帆。

 

沒有發現,沒有觀測,

沒有重新計劃,也沒有旅程,

若干冒險的航程

從來沒有人出發探遊。 

即便已經到達,我們也從未到達,

我和移動的島嶼。

變遷的陸地,不安的天空,

從未被發現的世界。

    島嶼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主題,這不只是因為我們住在島嶼上,島嶼本身就是一種被帶有所謂「異國情調」的象徵。這學期修了人類學系童元昭教授的「大洋洲民族誌」,一開始老師就和我們說:「你們對大洋洲有什麼想像呢?什麼都好,說說看!」我想了很久,想到了Judith Schalansky《寂寞島嶼》裡面所寫的探險家的四處航海搜尋、發現島嶼時的絕望和島上的孤獨、原住民征戰的場景、霍亂疾病的肆虐;想到William Golding所寫的《蒼蠅王》,人類在島嶼上回歸人類獸性與文明的對抗;想到高更在大溪地和馬克薩斯群島的生活,他創造出<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裡去?>的美麗畫作;或者又單純像這首法文歌描述一個異想夢幻的天堂島嶼,人類都會用鳥的語言唱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15zvnam_6s

    島嶼對我而言是令人驚恐卻深深著迷的icon。

    逃也逃不出去的島嶼,我們如何和世界的他者連結?海洋真的是我們和他人的分裂嗎?我們真的孤獨隻身嗎?我有好多好多疑問,住在太平洋上,卻對太平洋的其他島嶼一知半解,不論是對他們的種族、語系、歷史、生活模式都覺得距離好遠好遠。我們的世界充滿美歐日韓的各種事物,卻忘了在龐大的滄海中也有一群人在島上努力的生存下去,在過往也不斷地被各種勢力侵犯、劃分、買賣。我們老是把眼光投向中國的古老歷史,但台灣島與中國的連結卻是極晚,我們都知道台灣島到了清朝才成中國的領土。那之前呢?如果把眼光放在更之前的時代會看到什麼?原住民都在做什麼?他們如何來到台灣?和太平洋上的其他原住民是怎麼連結的?這些都是在課堂上我接受到的訊息。這也開始讓我想用「島嶼觀點」來看這個世界,我想觀察出來的事情和主流的歷史說法一定會不太一樣。藉由上課我所報導的島嶼-Chuuk(楚克島)-來講講這太平洋上大家一定不陌生卻不知其名的可愛島嶼。

    楚克島(密克羅尼西亞的加洛林群島一部分)是一戰後日本所分得的太平洋島嶼,趁著德國勢力縮減時占領這座島嶼,之後國聯便決定讓日本擁有楚克島還有其他鄰近幾座島嶼的委任統治權。楚克島位於台灣東南方,距離夏威夷並不太遠。日本積極地發展這座島嶼的軍事戰力,因為楚克島為珊瑚環礁,形成的瀉湖有絕佳的防守功能,讓日本將大量的海軍儲備於當地。甚至在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發生之前,所有的軍事沙盤推演都在楚克島完成。1942年在中途島之役失利後,日本將所有重要的航艦、戰鬥機儲於此地,積極發展並且防守。但是在1942年的戰役失敗時,日本損失大量的優秀戰爭隊員,這導致了之後美國發動攻擊而日本動彈不得的局面。1944年,美國在必須剷除楚克島的情況下,發動了「冰雹風暴計劃」,透過大量的壓低飛行的戰鬥機去密集地攻擊島上瀉湖的戰艦和停泊的飛機。雖然那時候不是所有的戰艦都在楚克島中,但是損失的非常慘重。美國在發動這場突擊後,便成功扭轉了太平洋的局勢,這也是我們在課本裡提到有關美國收復太平洋島嶼時所沒講到的部分。

 

  

(圖片來源:網路資料) 

    恩.…..可是講了這麼多,楚克島的人在哪裡?楚克島是有住人的,四千年前左右就來到了密克羅尼西亞定居。在這幾百年間經過了西班牙的殖民、德國的買下(因為美西戰爭西班牙需要籌錢賣掉了)、日本的占領、國聯的給予、美國的搶奪和抗議(在日本占領後便厲聲抗議)、戰爭爆發和突擊…這些並不是島上住民原本所預料的生活。一群外國人以各種方式占領、擁有、搶奪,卻忘了島嶼是這些原住民的祖先所留下來的地方。當一切的生活方式、社會結構、歷史記憶都被破壞殆盡,他們如何回到原本的傳統中?他們又是怎麼看這場戰爭?為什麼我們鮮少接收到島嶼住民對於曾經的大戰發表過意見?這是令人深思的議題。當我在Google找關於楚克島的資料時,我發現facebook上有兩個可愛的專頁:Chuuk News Update和Chuuk Visitors Bureau,裡面有不少楚克島的資訊,我很開心地慢慢逛完這兩個網頁。不同於在網路上找到關於楚克島的資料,這裡呈現的是活生生的楚克島人在講自己的教育、新聞、觀光、生活、活動等等。楚克島是潛水愛好者心目中的潛水天堂,擁有大量美麗的珊瑚礁海底景觀,與戰爭時期留下來的大量沉船,這些沉船多到甚至被比擬為「第二珍珠港」。我便在Chuuk Visitors Bureau找到一篇由日本人YU MIYAJI所寫有關二戰沉船的報導(<Photographer sees deterioration in Japanese ships sunk in second Pearl>),是八月十九日Asia and Japan Watch的當日新聞。在Chuuk Visitors Bureau這樣說道:「On August 19, 2013, Chuuk made headline in one of Japan top newspapers, the Asahi Shimbun. It is now on-line in English for you to view. Please go to the link below.」。

 

    我好奇的點了進去,大致上內容如下:「楚克島有著大量日本在二次大戰因美軍攻擊所留下來的沉船,數量之多而稱為『第二珍珠港』,最近發現海底侵蝕的加快。KYU FURUMI是一位海底攝影師,說明了他發現侵蝕加速的證據。楚克島在1944年的時候受到了美軍的突擊,日籍學者IKUHIKO HATA表示『在同一地區發現如此大量沉船是世界少見的景象』。歷史學家稱這個地方為『第二珍珠港』,是因為其沉船數量竟然與珍珠港不相上下。因具有戰略性位置與天然的環礁地形,楚克島成為了重要的太平洋基地。在二戰時期,島是在日本的委任統治之下。一位93歲的俳句詩人TOHTA KANEKO表示在他去到這個被攻擊的戰場,看到的是一片死寂而且詭異的景象。FURUMI表示自己在看到這些被海水所塵封的歷史時,內心是震撼的,也希望能夠存留這些歷史殘片於後代。他期望在談論戰爭前,能夠真正知曉戰爭究竟是什麼樣子。FURUMI會將所拍攝之照片出版,希冀能夠為戰爭保存記憶。」

報導來源http://ajw.asahi.com/article/behind_news/social_affairs/AJ201308190079

簡短介紹的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piO-Y8xVm8

(來源:朝日新聞)

相關的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ey8wHBDHak

(來源:產經新聞)

 

(左下圖為攝影師KYU FURUMI,其他圖為沉船於海中的模樣。圖片來源:Asia and Japan Watch) 

    我想這則新聞有兩個面向可以思考,第一、站在日本人的立場是如何報導這個事件?又如何去面對這場戰爭以及遺骸?第二、楚克島人是怎麼看待這則新聞或者湧入潛水的觀光客?

    在報導裡可以看出長期在這裡拍照的KYU FURUMI發現了楚克島海水裡的戰爭殘骸有加速侵蝕而希望透過攝影來保存戰爭的記憶。對日本人來說,這是一處保留曾經輝煌和失敗的地方。整篇報導有三個重要關鍵人物,日籍攝影師KYU FURUMI、學者IKUHIKO HATA,以及俳句詩人TOHTA KANEKO,反應分別描述「日本沉船的侵蝕和保存的重要、當年日人戰艦的大量損失景象、在突襲後看見荒涼離奇的戰爭廢墟的心境」。這些是日本人對於這場戰爭所產生的看法,我想大眾在看過楚克島發生的事件之後,會不免唏噓戰爭的無情、人世的無常,還有那些在戰爭中來不及反應而死去的人們與戰爭所留下的荒涼景象。那是一種集體對戰爭的傷痛、對過往人的追悼,是不能遺忘的重要記憶。據個人的看法,日本似乎在二戰後不斷的去研究、討論二戰後所留下的傷痕記憶和輝煌登峰後的失敗,這也導致了這則新聞報導被日本人寫出並且重視。但是我們不要忘記,當年日本人在接收楚克島後,強制將大量的老弱人口搬出島嶼,為的就是讓糧食的產值達到最大以滿足軍隊的龐大需求。當時候楚克島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幾乎島上的住民都免不了遭到飢餓與疾病的摧殘、與家人流離失所、醫療資源的嚴重缺乏,在美國突擊後也有不少當地青年原住民死去(日本人將青年與婦女留在島上)。同樣是被日本所占領殖民的對象,我們更應該要以楚克島人的角度去看這則新聞報導,要重視以及反省楚克人在島上面所面對的情況。如果只是用日本人的角度切入報導觀看,那是必會少掉許多其他人的意見以及他們所經歷的傷痛。

    戰爭當然是時代裡所有人回憶的痛,但是在事過境遷後,我們該如何面對這逐漸淡去的痛楚?如何面對當時迫害者與被迫害者的關係?太平洋上的居民有起來反省這一切嗎?其實在太平洋上很多島嶼的原住民是最近這幾年才開始去思考他們所面對的歷史過往,很多島在二戰之後仍是屬於殖民國的一部分(或者脫離不了),依賴關係導致了一種「彌補」的意識,要回去探討這一切的過往似乎不是一件「有用」的事情。而且這樣的保存、調查,必須花費不少經費去研究,但是島上政府哪來錢去支援呢?在開放給世界各地的觀光客潛水進入戰爭遺骸的場域時,可以知道許多戰爭所留下來的酒瓶、骷髏頭、鐵罐等,都被潛水客玩弄了一遍,而且珊瑚礁的被踩踏也是另一個嚴重的問題。但是島上唯一能發展的就只有潛水與觀光了。珊瑚礁島的農業因為雨量與土地關係非常貧瘠、工業又不可能發展的起來(楚克島在太平洋的中心地帶附近),若是限制觀光客的人數與行為,對當地的經濟又會造成多大的影響?我們可以想見的到,攝影師KYU FURUMI所謂的「加速侵蝕」應該是與大量湧入楚克島探險人群有直接的關係,所以當日本人努力想保存的東西便成了另外一處人民的生財之道時,該如何去平衡?楚克島人是用多少生命和慘痛經驗去換來這座戰場的遺骸,日本人有辦法說因為要保存遺跡所以要楚克島上的政府嚴格限制參觀人數嗎?我們可以從攝影師的做法看出一些日人對於此的觀念。攝影師在報導裡說的並不是要民間或者政府團體出面干涉這件「加速侵蝕」的事情,而是希望透過攝影的方式保留日本人的戰爭記憶,讓下一代人在面對戰爭時不是茫然無所適從的去研究剖析,而是有所親眼依據的去討論。

    另外還有一件極有趣的事情,是楚克島的觀光局如何描述這則報導─「楚克島上日本頭條」。明明裡面沒有半點有關楚克島人的觀點、發言(只有稍微說明沉船地點在楚克島),卻強調楚克島上新聞頭條這件事情。是因為主體性不夠嗎?沒有清楚的意識到自己曾經被統治的狀態嗎?那段戰爭的歷史對楚克島人難道只剩下利用戰場做觀光的價值嗎?這幾年,原住民的意識逐漸抬頭,不管是台灣的原住民還是紐西蘭的毛利人,都提出了不該只以西方所謂科學及人類學的觀點去研究當地住民。不該只是以一種物化的、非人類的角度去觀看,而是該與原住民建立對等的研究地位,雙方都是彼此的主體,而不要有非西方人為主體、當地人為客體的情況。這則報導裡,我們可以看到日本人以主體的觀點切入了楚克島上的戰爭攻擊事件,把楚克島當成客體去研究以及保存,卻忘了(或者沒提到)楚克島人在這裡所遭遇到的一切。甚至楚克島人在意識中可能就把自己當成是客體,所以並沒有對這樣的報導產生出異議和反省,而是高興自己上了頭條。

   阿,講了這麼多也該休息了。這座島好吃嗎?我想味道是挺不錯的,有一種烤干貝加少許海鹽的滋味。嚼嚼楚克島後,來嚼嚼台灣島吧!以不同的角度去切入觀看島嶼以及報導,我想這是在這座島上人民所要知曉的事情吧!吃完後在和我說說你覺得台灣島是什麼滋味!

(以上文字圖片提供:沈孟儒與林意真)

關島觀光局向夏威夷 Waikiki地區請益

關島觀光局向夏威夷 Waikiki地區請益

 Oct. 2, 2013

Written by Michelle Conerly

 

經過上週關島觀光局(Guam Visitors Bureau)的成員在 Hyatt Regency Guam hotel開會後,當地的生意人能更營造出更乾淨、安全以及更溫馨的關島。夏威夷的Waikiki促進協會會長(Waikiki Improvement Association in Hawaii)Rick Egged擔任主講嘉賓,告訴台下的觀眾關島與Waikiki大約15年前的狀態相同。Egged進一步詳細指出遊客如何忽略這個地方,意思是說夏威夷的獨特文化沒有被清楚的表現出建築風格、景觀美化或是社會文化(events)。所以必需要藉由投資的金錢建立一個商業改良區,Egged建構出新Waikiki的藍圖讓從加拿大、亞洲以及美國的旅客成群而來。在Waikiki區域裡的企業是依據他們財產的價值來付費。

 旅客的期待

 Egged提出一個重大的改變是很多遊客預期來到夏威夷的時候可以看到風景的改變。將夏威夷變成茂密、綠悠悠和具有“島嶼風格”的形式可以讓旅客擁有比較深刻的濃厚文化體驗。海灘巡邏隊和警察部隊協助維持Waikiki街道上的整潔與保障旅客的安全。關島觀光局總經理Karl Pangelinan說,局內2020年旅遊計劃不久後將會提出,該計畫敘述類似的計劃如何施行於關島。他提到他們正在尋找商業改良區其他島嶼的例子來幫助他們擬定新的計劃。Pangelinan 說他們正在尋找別的地方作為實施計劃的地區,其宏願是落實一些商業改良區,然而他們找到了一些島嶼進行這個計劃。Egged說一但所有翻新工程都完成後,他們必須解決的另一個問題是讓當地居民回來Waikiki。在此之前,許多人認為它只是一個人口密集的旅遊中心。他說,因為更新的公共場所提供了各種社交聚會與活動的場合,所以現在當地人的數量有所增加。

 可以做的事還很多

 Pangelinan提到,有很多方法可以讓Tumon和關島其他島嶼的遊客和居民能夠接受,最有條理的計劃將從Tumon並延伸到其他村莊。Pangelinan說他們很清楚除了Tumon還有更多島嶼也很適合旅客去那裡度假,他們可以從Tumon做為該計劃的起點,並把它擴展開來。Pangelinan表示,這項新的商業區的改進計劃還在策劃的階段,有關細節還需要在商討才能進行實際的處理工作。

以上新聞資料來源: http://www.guampdn.com/article/20131001/NEWS01/310010009/GVB-learns-tips-from-Waikiki

 

附註:關島資料說明

1898年,美國在美西戰爭中從西班牙手中獲得全島控制權。

1941年,日本派出海陸空部隊攻擊關島,關島被日軍佔領。

 1944年,美軍派出優勢艦艇和空軍對關島的日軍作戰,奪得關島控制權。

 現在,關島是美國在西太平洋上的重要軍事基地之一。

————————————————————————————————

人口:關島約有16萬人。關島的居民為查莫洛(Chamorro)人,菲律賓人,美國人,其他太平洋島民。

 語言: 官方語言為英文及查莫洛語。

 (文字提供:吳麗雲、林宇皇)

馬紹爾駐華府大使 Charles Paul 關注美國國會 Real ID Act( 真身分證法案 )

馬紹爾駐華府大使 Charles Paul 關注美國國會 Real ID Act( 真身分證法案 )

Marshall islands journal, 2013/6/7

住在美國的馬紹爾人面臨立法上的兩不管地帶,這可能使得他們無法取得永久駕照。 馬紹爾駐美國華府大使 Charles Paul 說 「這會阻礙了馬紹爾人住在美國的機會。」 。在後 911 的氛圍中,美國國會於 2005 年通過 「 真身分證法案 」 提供聯邦各州核發駕駛執照與身分證的標準。但當時立法忽略採用現行相關的與美國簽有自由聯盟協議的國家一詞 (freely associated states) ,而用了不再存在的舊稱 “Trust Territory of the Pacific Islands”( 聯合國太平洋群島託管地 ) 。大使保羅舉德州為例,說明在德州非美國公民要申請駕照,必須要驗簽證。但由於馬紹爾與美國簽有自由聯盟協議,入境美國並不需要簽證,只需在入關時填寫並收執 I-94 表。故此,他們在德州只能申請一年有效期的臨時駕照。馬紹爾人每年要付費重新辦理 「 臨時 」 駕照,花錢不說,大使說也不利於他們就業與租屋。大使保羅說馬紹爾大使館與美國國會領袖正在研議 「 真身分證法案 」 修正案,其中將認列與美國簽有自由聯盟協議的國家 (FAS) 公民,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申請一般的駕照與州身份證,跟其他合法移民沒有兩樣。

新聞來源:http://www.marshallislandsjournal.com/News%20jump%20page.html

世界銀行與吉里巴斯簽訂太陽能發電計畫

世界銀行與吉里巴斯簽訂太陽能發電計畫

吉里巴斯總統Tong表示太陽能將提供吉里巴斯可靠的能源

M ELBOURNE, Australia (Radio Australia, March 25, 2013) By Dominique Schwartz

奧克蘭舉行的太平洋能源高峰會上,吉里巴斯總統 Anote Tong 與世界銀行簽署了 一個金額4百萬美元的計畫,將提供首都所在的主要島礁 Tarawa 太陽能。澳洲將提供主要裝置太陽能板的經費。這一計畫完成後,太陽能將佔用電的15 % 。目前吉里巴斯依賴昂貴的進口柴油,高成本也阻礙吉里巴斯在境內處理具經濟價值的魚獲。Tong總統說吉里巴斯面臨極大挑戰,距離市場遙遠,氣候變遷的風險,以及對經濟變動敏感脆弱。「將吉里巴斯轉向可靠的太陽能將可已為國家提供永續的能源來源。」他認為太陽能不但是一種乾淨並平價的能源,更會帶來可觀的經濟機會。 世界銀行「太平洋島嶼國家」負責人(Country Director for the Pacific Islands ) Franz Drees-Gross 希望太陽能板可以減少吉里巴斯一年23萬升的柴油消耗。「 Tarawa 島礁上的居民目前完全使用進口石油,相對的貴、效率低又增加碳排放。」「這個計畫對 吉里巴斯是雙贏,在國內設立了一個再生能源的重要前例。 」

資料來源http://pidp.org/pireport/2013/March/03-26-03.htm

Muller 要求美方解密比基尼島核試相關報告

Muller 要求美方解密比基尼島核試相關報告

Muller: Release more test reports(2013.05.24)

馬紹爾外交部長Muller 在上周寫給美國大使 Thomas Armbruster 的信中,提出先前解密的三份文件中,有部分遭刪除。美國政府將在近期交給馬紹爾官方上千頁已解密的文件。文件是馬紹爾政府去年所要求的比基尼島核試期間的報告。駐馬紹爾的美國大使Doug Carey說,美國能源部官員Glenn Podonsky 在去年四月來馬紹爾訪問後,加速了能源部與跨部門對馬紹爾政府先前要求的審核。5 月9 日能源部直接將解密的文件交給了國務院。將近 1 千頁的文件將經由外交文件的程序在幾周內抵達馬紹爾。美國大使Carey 也同時將馬紹爾政府要求再解密三份文件的最新意見送往了華府。

http://www.marshallislandsjournal.com/News%20jump%20page.html

帛琉總統提出新的海洋禁獵區

帛琉總統提出新的海洋禁獵區

                                                                                                          2013.03.16

帛琉提出新的商業捕魚禁令,以便使其海域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海洋保護區。

帛琉總統Tommy Remengesau已經提出所有在太平洋國家地區禁止商業捕魚的建議,並打算在該區域創造一個全世界最大的海洋保護區,其覆蓋面積約有一個法國那麼大。

去年11月剛當選為帛琉總統的 Tommy Remengesau表示,禁止商業捕魚可以幫助帛琉從旅遊業賺取比鮪魚船隊更多的錢。

他說他有一個願景,即是規劃一塊區域使其受到非常完善的保護,並因此讓帛琉成為世界最大的海洋禁獵區。

「過不久帛琉將不僅僅是鯊魚禁獵區,它會是一個海域的禁獵區,這可以保護所有在的帛琉經濟海域 (EEZ)內的海洋生物。」Remengesau總統說。

帛琉在2009年設立世界第一個鯊魚禁獵區而獲得舉世讚揚。

帛琉經濟海域涵蓋北太平洋方圓630,000公里,其中包括世界享有聲譽的潛水點和浮潛點。

這個由300個島嶼所組成的國家,擁有21,000人口,但它在外國漁船上所收的稅金可說微不足道。

儘管帛琉只擁有一輛已經老舊的漁船,Remengesau 總統仍承認禁止商業捕魚會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不公平的待遇

自然資源部長Umiich Sengebau 說帛琉每年從漁業賺了約五百萬美金,其中四百萬美金來自鮪魚,日本和台灣擁有了多數船隻。

「總統覺得帛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說。

他說帛琉在2010年核發129張捕魚執照給外國船隻,但相較於這個海域的鮪魚所產生的收益,太平洋島國只收到了一丁點。

Remengesau總統說亞洲發展銀行( Asian Development Bank )估計全球鮪魚產業的收入一年約40億,只有9%的收入進入太平洋國家,但大部分的鮪魚卻是在這個海域捕獲。

「來自商業捕魚的授權金和入漁費與大漁業公司所獲取的盈餘相比只是滄海一粟。」他說。

「在禁止商業捕魚的經濟海域仍允許帛琉居民從事生計捕漁或與旅遊相關的釣後放流(catch and release fishing)活動。」

他說相關的計劃還在初擬階段,政府會在這個計劃未生效前尋找其他的收入來源,特別是旅遊業。

「旅遊業可以彌補部分的歲收。因為海域禁獵區的實施,將會提升該地區的生物多樣性,進而帶來旅遊業的收入。」他說。

(編譯:陳冠諭)

資料來源:http://www.radioaustralia.net.au/pacific/2013-03-16/palaus-president-proposes-new-marine-sanctuary/1102586

密克羅尼西亞從椰子上尋找永續能源

一能源研究團隊致力於振興密克羅尼西亞椰子的相關產業。該團隊表示這可以幫助密克羅尼西亞自給知足。

椰子樹的各個部分都可以提煉成再生能源,也可以帶來經濟收益。

在密克羅尼西亞振興椰子產業的能源研究團隊表示這個計畫對太平洋的其他地區具有深遠的意義。

Vital-FSM PetroCorp將會集中在生質能源的生產,這可以為密克羅尼西亞未來自給自主的經濟模式鋪路。

該團隊發言人 Olivier Wortel 告訴 Radio Australia’s Pacific Beat,在未來的幾個月將椰子樹地理位置標定出來,這可以給他們一個明確可以達成目標的藍圖。

他說發展一個現代化和經濟上可行的產業具有前景。

「我們已經和太平洋共同體的秘書處(Secretariat of the Pacific Community)接洽…我們曾經和一些椰子專家接洽,這些專家已經利用地理資訊系統將整個國家的椰子樹位置標測出來。」 Wortel先生說。

「這可以幫助我們實際估計密克羅尼西亞有多少的椰子樹已經衰老,需要重植,哪裡有比較好的品種和其他技術相關的細節。」

「除此之外,這也可以使我們開始廣泛的進行相關活動,像是重植和將老樹砍倒,然後將這些樹來做不同的應用,例如製材、傢具用途、生物廢棄物,或者實際使用這些老椰子樹來產生能量。」

Wortel先生說椰子樹的每一個部分都將會利用來促進經濟或是產生永續能源。

他表示雖然這些計劃主要是為密克羅尼西亞所設計,但其他太平洋島嶼國家同樣可以從該策略受益。

「一旦我們完成這項計劃,我想這會是個可以在其他地方複製的案例,如果其他地區需要,也將可成功達成目的。」(編譯:陳冠諭)

資料來源:http://www.radioaustralia.net.au/pacific/2013-03-07/micronesia-looks-to-coconuts-for-sustainable-energy/1098356

吉里巴斯在海外尋找更多的土地

斐濟聖公會將其在斐濟所擁有瓦努阿島(Vanua Levu)薩武薩武(Savusavu)的土地以9百萬斐濟元賣給吉里巴斯。據該高級專員表示吉里巴斯已支付該聖公會首期款額。

Read more →

和平的聲音─菲律賓政府與穆斯林叛軍簽定和平條約

長達四十年的內戰,十二萬條性命的殞落,終於可以結束了。菲律賓政府和國內的穆斯林反叛軍─摩若伊斯蘭自由聯盟陣線( the 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 MILF;Moro為西班牙殖民者對於伊斯蘭教徒的稱呼),兩方代表近期內簽訂了和平條約,和平的號角終於響起。

菲律賓是以天主教為主的國家,但這讓南方許多信仰伊斯蘭教的人民急欲尋求獨立,穆斯林的武裝獨立,穆斯林的武裝獨立份子、共產主義者、軍閥以及犯罪集團讓菲律賓南方長期陷入內戰。伊斯蘭教的武裝份子可大括分作三個組織:the Moro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 (MNLF)、the 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 (MILF) 和 the Abu Sayyaf,後兩者是從前者分離出來的。MILF從1981年由MNLF分離出來後,主要目標希望在南菲律賓建立一個獨立的伊斯蘭教國家,不過這個組織從1997年開始陸陸續續和菲律賓政府進行和平談話,在今年十月七日於馬拉西亞和政府達到和平的協議,在十月十五日簽訂條約,並希望可以在今年年底能有更全面的協定與實現。

簽約的內容有幾個重點:建立一個新的、大的自治區;MILF必須慢慢解除武裝;必須保障人權和民主的權利;保障發展和共享自然資源;擴大專屬穆斯林教徒的沙里亞法院(註:沙里亞法院專屬於穆斯林教徒的法院,審理教徒的各式訴訟)。這個新的自治區將被命名為Bangsamoro,領導者有政治經濟上的權力,武裝軍隊慢慢轉型為自治區內部的警察系統。(2012/10/17)

 

編譯:徐苡庭

資料來源:

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19944101

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17038024

 

國立台灣大學文學院 台灣太平洋研究中心
地址:10617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1號 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
電子信箱:tcps.ntu@gmail.com